illu

快二十岁了,我可以理直气壮的开车了。

【底特律同人/馬康(隱喬康)沙雕小段子】RA9讓所有人自由,唯獨一種人無法被拯救


就是被喝醉的仿生人警探缠上的人。(乔许:⭕️

期末论文极限赶稿,崩溃随笔,世界再见。
全員存活、仿生人自由背景。



「因为他的几句恳求,你就这样轻淡的应允了?天哪马库斯,你还有没有点原则?」
乔许不敢置信,他们令人敬重的首领,耶利哥的领导者,方才在耶利哥群众面前满脸深情的对他醉醺醺的仿生人警探咏唱关于爱的诗歌,长达十五分钟。

马库斯沈痛地掩住脸,一手摁住试图轻戳塞门发际线的醉鬼,「你不理解,乔许,你看到他的眼神就不会这么谴责我了。」

别跟醉鬼讲道理,这是条千古名言,你得顺着他们来。乔许清楚这点,他的朋友或学生(无论仿生人与否)喝醉时也只能哄,这不能硬刚,但他很难抑制想直接揍翻对方的念头。
冷静,这不和平,而且对康纳不太友善。

「但你单膝下跪深情诗朗的影片已经在网上掀起一阵⋯⋯呃,暴动?」
他们英明的救世主此刻把脸埋进掌心,拒绝观看正塞爆流量的疯狂评论。
这带来的明显问题便是无人能够压制住软体不稳定的前警探。

「嘿!Jo-Josh?」
不,别过来,你这天杀的海伦。该死的没人想帮他,他感觉到有不少人在录影,诺斯和塞门脱离被捕捉范围后兴致勃勃的观看事态发展。理智是个好东西,冷静,*倘若没有理智,感情会把我们弄得精疲力尽,正是为了抑制感情的荒唐,才需要理⋯⋯

「你喜欢狗吗?I LIKE DOG!」
「YA-Yes,我喜欢牠们⋯⋯你得冷静下来,喝点蓝血,康纳——」
「Lieutenant有只狗,是圣伯纳犬,Sumo喜欢被拥抱,犬类都乐于与人亲近!」
Oh god。在康纳拥住他的腰将头搁在他胸前蹭乱一头卷毛时乔许想,试图推开对方。

「Conner!WHAT ARE YOU DOING——」

乔许盯着怀里伸出柔软的舌、舌尖透着莱姆味蓝血的仿生人警探,只剩5秒阻止对方舔上他的唇角、脸颊或随便哪个地方。

那对湿润着水光的puppy eyes正涣散的笼罩自己。

Fuck that,RA9在上,无人能救赎我。


*出自莎士比亞

评论(5)
热度(179)

© ill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