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u

快二十岁了,我可以理直气壮的开车了。

【忠犬三十題/秋伏】10.為了你的電話一秒退出遊戲,從此背上「豬一樣隊友」的名聲。

「喔喔喔日高快點放雷啦牠在你左邊左邊──」
「靠巫妖王點屁敏捷技能啊!他會閃現啦喂這怎麼打!」
「榎本快放光環我被石化了啦啊啊──」
「你跑那麼遠我是要飛一百公尺去救你喔?自己想辦法啦。」

秋山端著托盤步入辦公室時,頓時被等比放大的遊戲畫面閃花了眼。
「……你們用屯所的情報設備下副本?」在弁財桌上放下幾個杯子,青年一向溫和的微笑滲進無奈。「雖說休假日最好是待在屯所待命沒錯,但你們這樣公器私用真的沒問題?」

「使用權的許可是伏見先生發下來的,日高似乎在申請人那欄填了你的名字。」弁財隨手關掉終端機放映的實況,翹起腳將視線移向前方爆出絢爛法術光卻損不到巫妖王半滴血的遊戲畫面。

「倒是你,難得的共同假日不在家顧貓嗎?」
閒散的向後偏了偏頭,同僚眼底滿是促狹笑意。

對其報以心照不宣的微妙弧度,秋山選擇避重就輕的回答。「……似乎是昨天和貓咪玩得太晚,結果早上就把我趕出來了。」煞有其事的撫著手臂上的抓痕,Scepter 4前NO.3振振有詞。

「檢討啦。」
「嗯,我誠心的對牠懺悔過了,但成效不彰……」
「到時候貓咪離家出走找新主人可是你自作孽啊我說。」

青年未讓瀏海掩蓋的漂亮墨綠瞳孔掠過幾許燦亮,對友人半開玩笑的話語回以一如以往和煦的笑意。

「──不會有那麼一天的。」

明明他的聲線仍舊是一貫的輕柔和緩,弁財卻有種被浸到冰水中的錯覺。
什麼人畜無害,這顆秋山包子切開來鐵定是芝麻餡。他在心中暗道。

「啊啊啊又要滅團了啦道明寺拜託你快點去坦旁邊不要一直衝前面,我是MT還是你是MT!」
「不是我自己要向前的啊你看看BOSS身邊的法師,他恐懼一下我的Buff就少了一個啊!Buff都被吃光了還控什麼場喔!」

死目的望著踩在自己屍體上的巫妖王,五島果斷摔開鍵盤加入抱胸看戲的行列。

「這是哪個副本啊,怎麼應付的那麼吃力?」身為遊戲第二大公會的副會長,秋山很清楚雖然同僚們平日總是一副散漫的樣子,但在面對需要一體同心的任務時專注力有多驚人。
「……睚眦困難等級副本首殺……第六次了啊,牠的AI一定有調過,為什麼戰術每次都沒用──」道明寺扯著頭髮哀嚎。

「秋山你都不帶團啦……我們已經被搶了兩個首殺了欸,兩個喔!吠舞羅那票人成天閒著沒事幹專挑我們相中的副本啊──」
「我已經不是RL了嘛。」

對眾多同僚集鄙視羨慕怨毒各種情緒於一身的眼神置之不理,青年好整以暇的滑開終端,將諸如「見色忘友啦秋山」、「不是說好今年光棍節要一起過的嗎」、「好好喔我也想要」、「想要什麼啦」之類的話語消音。

「我只知道POCKY日不知道光棍節喔,而且,你們還認為讓我帶團沒問題嗎?」在螢幕上敲了幾個字,秋山聳了聳肩。
「……」

若是這問題是在前幾個月丟出來,他們必然能夠報以肯定的答覆。

各項能力皆為高平均值的秋山氷杜能妥善的將遊戲流程掌控得宜,何時該指揮控場防禦或讓攻擊手OT救主坦,在分派的同時也能維持相同的攻擊節奏而不至於讓自己的仇恨順位高過主坦,不論從任何方面看來皆是RL的最佳人選。

問題就在於某日清晨他們目睹秋山臂上掛著外衣從某位年輕上司的房間走出後,原本順利的公會升級之路便轉為蜿蜒曲折的羊腸小徑。

「……啊啊不管了──我們再來一次!秋山,這個首殺真的很重要,為了Scepter 4和室長的榮耀,請你務必幫忙!」
字典裡大概有關記取經驗之類的成語都缺章掉頁的道明寺滿腔熱血,冠冕堂皇的抬出上司的名號。

從頭到尾都沒把視線移開終端的青年戀戀不捨的再望了眼螢幕,他無奈的接過布施遞來的鍵盤滑鼠登入自己的角色。
「就一場喔。」

看著喜出望外的日高和道明寺,弁財忍著沒吐槽秋山刻意留下的漏洞。
是啊他說了一場,但可沒承諾會待到成功首殺啊。



在前一場戰事壯志成仁的幾位勇士悚然以驚,望著不到半個小時就出現在眼前的巫妖王。
流暢到不可思議的躲避了前置地圖的怪堆,秋山幾乎是將每個人的技能CD時間背下來似的準確。雖然自己站在遠距放小怪風箏,卻能同時指揮日高坦住巫妖王讓道明寺放冷槍。
「榎本,補一下加茂,順便放譴責,在牠叫第二波前先昏眩。」
「日高你是想肉身挨法攻嗎?說過防禦技不要擺在後面的快捷鍵,要用時根本找不到,五島先幫補一下。」」
「啊、那個法師被召喚了,布施潛行去刺殺,不然讓牠吃Buff會更麻煩。」
「道明寺……啊算了,砲灰吧,我救不了你了。」
「秋山山山山山啊啊啊──」

終於,巫妖王紅的刺目的血條僅剩萬餘滴。
幾乎穿透耳膜的戰吼透過立體環繞音響響徹雲霄,陷入狂暴狀態的巫妖王揚手召喚最後一波的怪群,暗黑赤紅交疊的光紋佈滿逐漸龜裂的地面,在短暫寂靜的瞬間便構成各式怪物的形體。

眾人屏氣凝神的注視位於怪堆前方的冰系法師,等待進攻的指示。

而與此同時,過於突兀的咋舌聲於死寂中迴盪。

『嘖……氷、氷杜先生……』熟悉的聲音自秋山置於身旁的終端響起,簡單的字句重複播放著,明顯屬於少年的聲線夾雜一點羞澀和彆扭。
「早啊,伏見先生……嗯,肚子餓了?」刻意讓鈴聲多響了幾秒,秋山傾身滑開螢幕接聽。
無視朝著自己和隊員們衝刺而來的眾多怪物,青年推開鍵盤,嘴角勾著寵溺的笑意,「不要番茄生菜芥末醬和鮪魚,是吧?我知道的,但早餐請別喝咖啡,我有幫您調奶茶在保溫杯裡了。」

話筒彼端傳來毫不掩飾的一聲咋舌。
他忍不住失笑,轉頭向身旁一臉天崩地裂的同僚聳了聳肩後,就這麼步出辦公室,踽踽獨行無須相送。

大螢幕上血花噴濺,蜂擁而來的遊戲怪堆毫不留情的放倒宛如雕像的玩家。

不怕神一般的敵人,就怕豬一般的隊友,而最悲慘的就是同時都有,而那隊友還是最豬的。
眾位特務隊精英心中不約而同的有了這樣的腹誹。

《FIN》

评论(3)
热度(86)

© ill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