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u

快二十岁了,我可以理直气壮的开车了。

一些小小的、待完成的段落。

《秋伏》


彼此相依的溫度是一樣的熾熱。

原本蜷縮在溫暖被窩裡的纖細長腿毫不猶豫地纏繞在青年的腰間,青年微勾嘴角,無奈的扣住他刻意挑逗的踝足。

這樣整夜的縱情果然還是不行的吧。秋山暗忖,稍稍加大手中的力道,半是懲罰性的。

「……有點痛,可以放開嗎?你以為你手勁很小?」

「嘛,如果是連這種力道都無法掙脫的伏見先生,一定也沒有力氣堅持下去吧。」

「被小看了嗎……不行了就說啊,上了年紀的男人果然死要面子呢。」

可是為了你才這麼說的啊。

聳聳肩,秋山使力將少年按回床上。

「就算是聖誕夜,明天還是得上班的,請克制一點吧。」

「大不了明天特務隊全體公休。」

「那只會讓其他部門對我們的敵意加深喔。」

 

他聽見對方微弱的哼笑聲。

胸口突地撫上一陣冷意,越過米色布簾的冷冽氣流自半掩的玻璃窗後竄入,秋山驀地憶起自己昨日將少年按在窗上,於鮮明的脊骨上烙下點點青紫深紅。

他轉頭看向少年,和對方視線對上時慣性的露出微笑。

「……你也習慣了嘛。」

微愣了會,他隨即意會過來,少年語調中帶有的幾許嘲諷並非針對自己。

伏見是看著玻璃窗上深深夜幕所映照的側影低語,大概是從自己未被瀏海遮掩的眼中看見了些什麼吧。

那甚至連前後文都刻意省略的問句毫無頭緒,但秋山就是能理解伏見所想要闡述的想法。

他伸手順著伏見裸露在空氣中的背脊沿著點點青紫赤紅游移,滑膩肌膚沒了幾個小時前幾乎將他燒灼的溫度,卻是和自己略冰涼的指尖起不了任何溫度傳導的低溫。

 

「還是這麼瘦呢,平常吃的肉都到哪去了?」

「每晚的激烈運動害的啊。」

「……嗯,早餐還是吃沙拉好了。」

「嘖。」

年輕的上司一如他所預想的以咋舌回應半開玩笑的話語。


幾年前的自己想像得了此刻的景像嗎。順手為伏見掩緊了被角,秋山出神的想著。


《TBC》

※其實是之前斷頭的聖誕賀,最近撈回來想補完的。



《出猿》


有時會希望自己單純的沉溺於非現實裡頭。

 

墨色藍眼沉默望向窗外陰雨靡靡,淅瀝淅瀝的落在花台。

指尖透著淡淡的紅,並未去觸碰和其體溫相仿的事物來確認手的冰冷──所謂冰冷大概也只是與相較之下略微高溫的物體相比而已,他暗忖。

 

無意識的敲打紋理淺淡的桌面,頻率固定而死板。

草薙似乎說過這吧檯是哪來的珍品,浸染了什麼什麼歲月啊氣息啊之類的,就他看來完全只是文青意識作祟。

 

「要來點什麼嗎,伏見──嘛,不過最多也只能給你果汁或牛奶啦。」

 

那你問屁。

 

瞬間伏見心中冒出了這樣失禮的想法。要是說出來的話肯定又會被念到耳朵長繭吧,無趣的支著下顎,伏見的視線移向草薙擺在面前的帳冊。


《TBC》

※補完時間未定。

评论(2)
热度(23)
  1. 黑松露巧克力illu 转载了此文字

© ill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