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u

快二十岁了,我可以理直气壮的开车了。

《禮猿》The same essence.



就著一盞昏黃的小燈,宗像向懷裡小小的身軀看去。
孩子柔軟的髮東翹西翹,半掩著透徹的藍眸。察覺青年疑惑的眼神,他仰首與之對視。

「怎麼了,睡不著?」抽出一隻枕在伏見頸下的手臂,青王將手掌覆上那對潔淨的,宛如雨後晴空的湛藍雙眸。「太亮了嗎?」

掌心感受到柔軟的搔癢感,宗像彷彿透過自己寬大的掌看見孩子睏倦的眨著眼,低聲嗚咽。任由青年摀著自己的眼,伏見悶悶地道。「……一直、一直看見紅色和藍色的火,閉上眼也有。」

權外者的影響除了展現於身軀,也影響了腦部的視神經嗎?
挑起一邊的眉,宗像單手撐著頭,原本遮掩孩子雙眼的手毫不客氣的揉捏觸感良好的臉頰。

「是什麼樣的火呢。」很好,十點半,依照平日的作息他還能和眼前掙扎的男孩耗一陣子。

「不要戳……就是、紅色和藍色的火啊。」終於拉開青年戲弄的指,孩子歪頭思索。「紅色的很活潑,也很溫暖,是能夠輕易燃起的熾熱紅光,能和同種的事物並存,卻也能毀去一切。」

「藍色的火看起來冰冰冷冷,而且浮動的樣子有規律地照著一定的模式,有時候卻會亂掉。可是其實一點也不冰冷,觸碰時還有涼涼的溫度,很舒服。」
纖細姣好的眉蹙起,孩子半瞇瞳眸,試圖表達心裡躊躇的想法。

「……那兩種火焰、好像都是一樣的呢。」

「哦?」大概也知道伏見看到的是什麼,青王倒是對他最後下的結論感到幾分興味。「一樣?」

赤色的氏族一如他的敘述,強烈的外在情緒、矛盾的包容、不易察覺的體貼和足以燎原的烈焰。
但青色的氏族,可是擁有與之完全相反的屬性呢。宗像低喃道。

「為什麼覺得一樣?」將頭埋進孩子的頸窩,櫻白的唇微挑,在伏見小巧的耳畔緩吐熱氣。
「我不會講……唔、禮司不要這樣,會癢……應該說,那兩種火焰的本質都一樣嗎?」
要求對方喚自己的名是一種惡趣味,或許這樣想很變態,但他的確很喜歡那軟軟的童音喚著自己的名。「──本質嗎……」

「都是、很溫柔的。」他說,湛藍的、恍若雨後如洗的蒼穹般的眼眸直直地看著眼前微楞的青年。
宗像感到有趣似地笑了起來,沉沉的笑聲碰撞伏見耳側的空氣,與之共鳴。

「溫柔啊。」
視線滑過對方裸露的大腿,青王再次哼笑出聲。「不知道在你恢復原樣時,是否會抱持著同樣的想法呢。」
「唔?」

「或許真的如你所想呢,畢竟你所在的位置,總能看見許多我們無法窺探的景色。」
「禮司……?」
「之後,希望不用那位權外者的能力,你也能坦白的告訴我、你所看見的景色呢,伏見君。」

倒回柔軟的枕上,宗像雙手背在頭後,偏頭向伏見笑了笑。
「吶、睡不著的話,我唸故事書給你聽?天戶岩神話如何?」
「……我聽過了,沒有別的嗎?」男孩皺了皺鼻子,逕自爬上青年平躺的身軀,小小的頭顱擱在他胸前,像是感覺很溫暖的蹭了蹭。

「……還有源氏物語、竹取物語之類的啊。」平日那個淡漠不親近人的冷淡部下居然有這一面嗎……
「嘖,怎麼禮司都只知道一些騙小孩的啦。」
因為你現在的確是小孩,有點難哄,卻意外的愛撒嬌的小孩。宗像暗道。

「……那你要什麼書,去書架挑吧?」

青年為他披上薄薄的罩衫,孩子笨拙地爬下床鋪,腳步不穩的走至書櫃前。

「什麼書都行嗎?」
「嗯。」






「選好了、嗎……伏見君,你拿了……什麼書?」






「大英百科全書。」





《FIN》


评论(8)
热度(54)
  1. 黑松露巧克力illu 转载了此文字

© ill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