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u

快二十岁了,我可以理直气壮的开车了。

【全職/傘修】Consensual vision.

* 回憶軸。
* 現在時間軸是在第十一賽季後,葉修尚未宣布退役時。
* 第一篇全職同人,抓不準想法,大多是個人理解,ooc見諒。
* 其實我比較喜歡對嗆鬧得很歡的傘修 ( *`ω´)
* 刷點吳葉。
* 好想帶all葉玩啊(#

他鮮少做夢。
顛倒的作息和勞心讓他亟需睡眠,往往一睡便是竟日昏沈,直至夜色將臨。

僅有的夢屈指可數,每個都像是從過往挖出來的記憶條,無非是些葉修刻意裝作雲淡風清妄圖用強大心理素質掩蓋過去的。
有點像是夢境深淵意圖使他難堪而編纂出的拙劣劇本,很少有驚心動魄的時候,可每次滿眼倦怠地醒來,往往是撲天蓋地的無力感一擁而上,少有的,僅在此時不掩飾自己隱藏極深的軟弱惶恐──就算世人如何渲染他在榮耀王座前的高歌勇進,歌詠傳說的締造,在某些時候,他還是渴望有個歇息的角落。

雖然這角落時有時無,多半還是有蛇的密室。

一次是在葉秋尋到他住處後的幾天,回憶似地夢見幼時零落四散的記憶片段。兩人那時都還是小矮子,葉修多了孿生子半公分,老拿這點說事,葉秋嘴上說不過他,無語凝噎,恨恨地說遲早有天壓過你。
結果現在真比他高了半顆頭,一語成讖。

一次在嘉世奪冠時,那時仍是孩子心性,對友人的念想與成功折桂的興奮交雜,看隊員抱著電話和家人報喜時又是一番惆悵。
徹夜難眠,直至天色半亮才倦極睡下。
夢裡他看見自己舉著獎杯給父母看,他們少有的向他微笑,給予他曾希冀過的認同。葉修其實不怎麼相信夢境,比起預知夢,他更傾向反面的解讀。

之後還是回了幾次家,因為弟弟找上門來。而得到的也是預料之內的回應,不乏葉父無法改變兒子決定之後的責罵,母親也沒少勸過。
他神色如常的聽著父母指責規勸,可葉秋清楚見到哥哥眼裡深埋的失落。

一次是雪峰宣布退役的前一晚,內部早已知悉吳雪峰的決定,葉修一直沒多說什麼。那夜他抱著枕頭去找自家副隊,說房間空調壞了求收留,還不太會玩心髒的小隊長說謊說得都有些心虛。雪峰本想自己睡沙發給他睡床,沒想過副隊可能是基友的小隊長毫無心機的地說床又不小,兩人擠擠還有剩呢,當然你要讓床我也不攔你就是。
吳雪峰笑著說那我可得抱著你才不會滾下床去啊,小隊長睡相還行不行?
葉修回我睡相一直都挺好,沒怎麼踢人打呼磨牙,我弟掛保證的。真的,你們相信他——葉秋從來沒有從床上掉下去過,倒是被子老不在身上。

半靠著青年比自己寬闊的多的胸膛,他夢見自己手握卻邪,法力見底生命將盡,身後不離不棄的副隊突然一震,看著突出胸口的長刀苦笑了聲,伸出的手再也無力舉起。

餘他一人直面滿目瘡痍。

夢醒時他揪著副隊,滿眼惶恐。雪峰凝視著他,像是未曾闔眼。抬手安撫地蹭過懷中瑟瑟發抖的孩子汗溼的髪,淺笑著說小隊長你沒問題的。
他未能說出口的挽留也就這樣胎死腹中。

最近的一次,是興欣凱旋的那晚。他被灌了酒,早早就睡下。蘇沐秋看慣的笑闖入眼中時他還想著怎麼現在才輪你,是沒排到班嗎。

他說了好多話。

從嘉世王朝的興盛衰頹說到上次看到沐橙忘了登出女選手群他驟眼一看刷新三觀,又講到怎麼樣三十七連勝給你個機會贏過哥啊。
千機傘現在升的比你那會兒還要威風了,當初畫圖紙時想過其他造型沒有?回頭我試試能不能實踐。
笨弟弟又來抓我回家了真沒法拒絕,這回回去還會不會給老頭子扔出來?

東拉西扯的,記憶裡他說話從來沒這麼漫無章法過。

沐秋笑著聽他扯。

陶軒踢你出去那會我還真罵了你幾次,出息呢,要我就去開發部那裡捅點簍子。欸你別這麼雲淡風輕啊我都替你氣著呢可惡。唉算了我也知道你沒真上心,什麼靈異事件,他們電線給老鼠咬還賴我了?哎我真沒拉他們網線你信我。

沐橙都跟些什麼人玩了,聽她老在什麼論壇發帖子,評論每分鐘上百的跳呢。興欣都挺好,但幫著我注意下那個什麼,毀人不倦?啊叫莫凡,盯著點啊他老往我妹瞅,還給她買瓜子呢這都什麼心思。

我倒覺得要提升攻擊的話其實能重視下小地方的雕琢,你找關榕飛試試在傘尖做點改變,碰不到我只能暫且當個理論派啊真心塞。

真要拒絕他也拿你沒辦法不是?回家看看吧,大概床都沒鋪完你就被踢去打世界賽了,啊不劇透了阿修別在意啊哈哈。

菸別抽的這麼凶啊想跟哥見面不待走這路,早些睡看你臉色差成這樣我下去找個新人放你旁邊都看不出差別,每天吃泡麵也不想想小羅小安小喬啊都發育呢,餐餐泡麵外食,真真不如藍雨,和尚廟歸和尚廟,人家食堂水準不是一般。

葉修半倚著床邊看上去比自己年幼的友人,良久吐出一句沐秋,我很想你。

很想很想。

我也是,阿修。
攬著肩的掌挪至髮上,自然的順著青年的髪,有點像是給不安的貓順毛。

我一直看著。他說。

他們都沒再開口。

直至黎明初曉,身側少年淡淡的笑滲入幾絲哀傷,抵著他的額笑說真希望能持續下去。

多想就這麼靠著你看看你領著國家隊的陣容又能打出怎樣的天下,多想在你延續的傳說中扮演一角。
長征的初始我並未缺席,而中途退場後也無聲注視,甚至偶爾奢望能與你一同,再創史詩。
或者至少在你面臨那些惡意譫語或強大敵人時,能與你並肩作戰。

一直企盼著。

望著友人僅存輪廓的淺影,葉修閉了閉眼,低聲說了句謝謝,震動聲帶的氣流微乎其微。

蘇沐秋倒是笑了,和他記憶裡笑說「沒關係,只不過是重新再來罷了」一樣的灑脫。

醒時已是正午。

騙哥呢剛才不是才清晨嗎中間五個鐘頭哪去了?肯定是給蘇沐秋吞了。葉修腹誹。
摸了摸口袋和床頭,沒菸。連枕頭夾層的存貨都不翼而飛,搜查是陳果指定要點的技能,個個滿級,技能點都不省的。

鍵盤上擺了兩根棒棒糖,草莓味的,葉修淚流滿面,孩子大了都這樣啊,他前幾日才奇怪怎麼興欣每個人都揣著一袋糖,這是打算長期抗戰了。

他坐在床側安靜地咬著糖,甘味劑人工的香氣肆無忌憚地侵佔吐息。一聲啪答,帳號卡突兀的落在他無焦距的眼前。
君莫笑的。

愣愣的抽卡登入榮耀,沒去管君莫笑上線引起的騷動,他一眼就看到一封未讀通知躺在角落,閃呀閃的。署名秋木蘇。

「期待你在世界聯賽拔得頭籌啊,葉領隊。」

葉修回頭看了眼床畔,感覺頗微妙。
「……如果聯盟真找我去打世界聯賽,那時燒一件隊服給你啊。」
起身勾過外套,他逆著晌午的豔陽,恍然看見霧影綽綽。跟著勾了勾嘴角,足以引起聯盟腥風血雨那種勝卷在握的微笑。

「一起來吧,沐秋。」

《Fin.》

评论
热度(6)

© ill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