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u

快二十岁了,我可以理直气壮的开车了。

父猿片段。

*開學短暫的空檔貼些小段子。
*因為思緒斷了只好先貼上來,哪天也許能接下去。

--*我當初腦袋破了什麼洞才會選三類組啊。--


雙眼所見盡是道道熾白光影,和平日見慣的景色交互混雜扭曲,彷彿視界定格在分崩離析前一刻的紊亂不堪。

孩子呼了口氣,忍受氣流掠過喉間帶來的燒灼痛楚。

額頭上的冰袋兀自冰涼,沿著塑膠袋滑落的水珠滲入髮際,他掙扎起身,努力眨去眼底籠上的薄薄水氣。

痠軟的手撐不起身體,伏見只能艱難的側過頭尋找那熟識的藍影——沒記錯的話,在他昏睡前那人是倚在他床側的,帶著一點煩燥和不耐。

薄薄的唇瓣一張一合,他聽不清父親究竟是在喃喃自語或埋怨自己給他添了麻煩的差事,也許是在嘲笑自己虛弱到連小小的寒流都抵擋不了,落得一副狼狽不堪的樣子。

但那時父親眼裡盤旋著的是顯而易見的焦急情緒,和一點幾乎無法察覺的慌張無措。

真稀奇耶,仁希竟然會露出那種表情,連抱著自己的手也微微顫抖。

就這樣(#

评论
热度(26)

© ill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