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u

快二十岁了,我可以理直气壮的开车了。

【寫手20問】明明是個簡單的問卷我怎麼搞得很像人生自省呢⋯⋯

【寫手20問】

01.筆名(如果可以的話,請簡述它的由來)

Illusionist.(幻術師、物質世界幻覺論者)
是在國小時看的一本書中看到的單字,「安寧病房,殺手勿進」記得是這本書。
本來也沒特別要當作筆名,只是覺得喔好酷就記下來了,現在想想真的是個挺中二的名字,那就叫illu好了,簡單好記。

後來被叫唉努了,不是覺得不好但就是感覺像在叫小孩啊(#


02.大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從事寫作的呢?在那之後,引發你「想繼續寫下去」的動機是什麼?

嚴格的說開始寫作是國一時,一直都是些「唔好想看看之後會有怎樣的發展喔」這樣的念頭去驅使的,也包含一些身邊友人有在寫作的要素。

之前完全沒有同好給感想會有點喪氣,甚至想著乾脆不要打上來我寫爽就好了,直到中學之後有幾個同好在鮮網留言,才讓我有足夠的信心繼續發文。

嚴格說來這繼續寫下去的動機還是建立在他人的肯定上。


03.覺得自己的文風是什麼樣子的?其他人又有什麼看法?

我的文風……我自己覺得還很不成熟,而有時受制於能使用電腦的時間或手寫跟不上腦內運轉的速度而無法完整表達的問題,整個想出來的劇情和筆下的結果都會有相當大的差距。

遣辭用句著重堆砌辭藻,有時會顯的不自然,算是我希望改進的部分。

其他人的看法……總覺得如果一一描述的話很像對自己的吹捧。大概就是令人安心或沉靜的感覺吧?(羞
比較具體的形容有「深色木地板的感覺」,收到這種回覆時覺得很開心,畢竟我還是很忐忑不安的。

或者是國文風。(´・ω・`)


04.早期的文風和現在的風格落差大嗎?請簡述之間的差別。(不論是結構、文字敘述、故事走向、常寫的題材等)

畢竟有時間的因素在裡面,落差多少都會有的吧。
最明顯的應該是字數的多寡,以前我還在特傳坑裡時覺得能寫超過一千個字就很了不起了,現在是「為什麼一個過場就佔了一千字我只是想寫個短篇啊」←大概是大家都會有的感覺

文字敘述應該有成熟一些,從我寫特傳時認識我的同好大概比較清楚,那時候還是很平鋪直敘的去描寫一些情境,沒像現在這麼囉嗦。

整個劇情也趨向完整,而非當時流於片面的思緒,會有前因後果起承轉合這樣,雖然有時一些簡短的腦洞還是很亂。


05.喜歡的風格(不論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麼樣子?

很漂亮、字句洗鍊的文風,文句精緻而流暢,可以很細膩的把情緒表達出來。靜靜的流淌過去,但細讀就能發覺還有許多暗流交織的層次。

像是那種小日常的東西,可以簡單隨意也能刻骨銘心,通篇讀下來很舒服。

靜水流深?這樣的形容應該恰如其分。
有位寫秋伏的太太,她給我的就是這樣的感覺。


06.覺得自己最擅長寫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長什麼的話,想想在寫什麼的時候感覺鍵盤/筆桿要爆炸了)

可以說是⋯⋯情感表達嗎?不全然算是擅長,但我很喜歡寫到內心的部分,揣摩著他會怎麼想、怎麼做,在這時候會有怎樣的應對,猜測臆想而具體化的過程就像是一種從中學習而成長的方式。

應該還算擅長描寫場景。(自己講好像會很害羞


07.最不擅長寫的又是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長什麼的話,想想在寫什麼的時候總是遇到瓶頸)

H。(一秒
明明現實中要開黃腔根本下限無敵,在寫的時候完全不行(哭
老是糾結在「這裡要直接寫出來嗎那種地方」、「脖子以下不能描寫的部位太多了啊」、「接下來是不是該到辦公桌上去還是在榻榻米就好」這樣的問題,結果寫出來就是摻雜回憶和情感描述的東西(對我就是在說interlud

還有那種很痛很痛的劇情,讓人痛到覺得心臟一陣緊縮(是要猝死了逆),我真的不會。


08.你寫一篇小說/文章需要多少時間?

至少要兩天,學生都會有的平衡時間問題。通常晚上十點過後才能有足夠的餘裕去推敲字句,平常上課時間就算想寫也得壓抑下來,畢竟課業還是得占比較大的比重。

實際上真的動筆寫下的時間大概是三個小時左右。

晚上十點半開始到三點半是我寫些腦洞的時候。很久以前的那篇冰漾,篇名叫前夕,就真的是在基測前夕緊張到睡不著爬起來寫的(#

還有那篇禮猿,之所以會以「響奏於晨曦的祝福」為標題就是因為我寫下Fin三個字時已經六點半了,而我老爸發現我一夜沒睡開始罵人的緣故⋯⋯


09.在開始動筆之前會花多少時間準備呢?

我是覺得每次閱讀的經歷都像是在為將來可能會寫到的片段做準備,總體時間沒辦法計算。

通常我是寫一步算一步,沒寫到結局前我也不知道會有什麼進展。
看到Ballade的禮猿BE時我也很震驚,回頭想看看有沒有可以補救的分歧點時已經來不及了(跪


10.在創作的時候有什麼特別習慣嗎?它有沒有造成你的困擾?

喜歡在深夜邊喝咖啡邊寫稿子。如果是寫娛樂用就不用在深夜,大概十二點到一點就夠了。因為我睡覺時間大多是在三點半之後,也不會有太多影響,只是爸媽偶爾會威脅我要切總電源。

另外就是一定要用小黑自動筆,如果是用別種的就會覺得不對勁,會耿耿於懷到寫不下去。對還是學生的我來說沒什麼困擾,畢竟鉛筆盒是不可能不帶的,小黑隨時在我身邊(小社注目

咖啡要很甜很甜,想像一下小七的特調冰咖啡再加兩包糖的甜度就是了。(糖尿病的節奏
沒有咖啡喝茶也可以,但紅茶不喜歡,有種苦苦的味道。(爸媽會在家泡)如果是高山清茶就很喜歡,清綠的茶裝在小茶碗裡就有種陳舊的感覺。


11.是手寫派還是打字派?創作時使用的工具是?(慣用的筆記本、筆、程式等)

手寫派。打字雖然很快也可以即時修正,但會有種措手不及的感覺。

以前喜歡用筆記本寫,尤其是那種看起來很文青的或者無印良品的素面筆記本,後來上高中筆記抄的多了,就換成活頁紙,想寫時就抽一張來用。(衛生紙嗎
而且活頁紙不能有卡通性或花俏的裝飾圖案,像是彎彎出的活頁紙角落有簡單的logo那種就不行(龜毛

電腦程式以前是用word,後來在學校學務處幫忙時可以有空閒時間把稿子敲上去就換成google的雲端硬碟(公器私用啦


12. 有寫草稿的習慣嗎?草稿跟正式稿的風格有落差嗎?

我一直是寫多少算多少,如果時間不夠就會留下幾個句子提醒自己。不算是草稿。

之前那篇秋伏夢醒時分的後續我就只有寫幾個「伏見哭哭找秋山」、「慌到終端都拿不住」、「語尾有明顯的泣音」和「緊攥後背衣服的顫抖指尖」這樣,一看到就可以銜接思緒的字眼。(到現在還提不起勁去填


13. 喜歡寫什麼樣的題材?

平靜恬淡的日常,偶爾撒點糖這樣。
或者一方身死的BE,假想你還存在著之類的錯置感,能虐又能寫日常一舉兩得(有病

容易對那種夕陽斜巷時古寺半明的畫面動心,所以也喜歡寫古風或武俠的東西,幾乎都是沒發表過的自創。


14.最喜歡的文字創作者(不論是自創、同人寫手或職業作家)是誰?他們有影響到你的文風嗎?

蝴蝶。從小學一直到現在持續支持著她的作品,思考迴路上有很大的影響。會對古代詩詞有興趣也是因為她撰寫的《詩經亂彈》而啓蒙的。

影響文風最大的是張曉風和楊牧,他們都是相當資深的作家,使用詞句或章節編排上也是我努力改進的目標,雖然望塵莫及就是了(頹唐

其他小說家我有接觸的就只有水泉、御我、天罪、久遠和言紡(真的屈指可數),因為看得不多自然也沒有太大的影響。


15.你有夢想過你能當上作家,或者能從事相關的職業嗎?

從來沒有。
或者說,不能有。

我的家境實在不允許我考慮以創作為謀生方式,即使是嘗試也不可能,而且也不想讓一個放鬆的樂趣變得緊迫盯人,雖然曾經很嚮往那種以書寫為伴的生活,但現實的經濟壓力還是很沈重的。

以前想著喜歡唱歌而加入合唱團,後來傾心寫作而選擇校刊社,兩種都只是給我很大的壓力,被逼著唱歌或非得按照一定的題材寫作之類的。

也許之後能夠經濟自立的話會想當個業餘作家吧。如果可以的話。


16. 在文字創作上有什麼特別的經驗或回憶呢?

第一次看到鮮網上的留言時,整個人覺得想要站起來跑三圈操場再仰天長嘯(做不到跑三圈啦

因為在這之前幾乎沒有被直白的肯定過,而且我很容易感到自卑,對自己也很沒自信,被不認識的人稱讚或有認真熱情的讀者願意寫文評都非常感謝。

還有,在CWT場上收到大家的點心和禮物,開心之餘也很不好意思,希望不會造成困擾。而且我只會做餅乾來回饋啊真不好意思(哭


17. 那麼,你喜歡寫小說這件事嗎?或者說你對它的熱衷程度如何?

我不單只喜歡寫小說,比較喜歡散文小品類的抒情文,要說熱衷程度的話大概只比對甜食的熱衷低一點吧。


18.從一開始到現在,覺得自己寫過最喜歡的文章是?請節錄一個片段。(不論自創、同人、學校作文,如果都有喜歡的也可以都放上)

【忠犬三十題/秋伏】1.早早準備好的營養早餐。(片段)

指針尚未移至鐘面下緣,仍舊躊躇在拂曉時分欲綻的一襲黎明曙光。距離鬧鈴被設定的時間還有半小時,他卻先一步自夢境深淵間清醒,兀自看著身側捲成球狀、隱約夢囈的少年低笑。明明昨天晚上還背對著自己滑終端的,此刻卻緊靠在自己胸膛,因細微的移動而皺眉,喉間低滾著不安的嗚咽。

秋山差點沒忍住笑。瞥了眼被少年緊攥於掌中的衣料,唇角的弧度止不住的擴大。微弱吐息帶起的氣流滑落耳畔,伏見蹙眉,泛著些許櫻白的唇嗡動絮絮。

似乎是哪個人告訴他的,貓咪要是做了夢,總會尋找最近的熱源並依靠著,而且是死扒住不放的那種。

他隱約聽見了秋山蔬菜。併在一起講的感覺不是很好,頭髮墨綠色錯了嗎伏見先生。

「……好啦早餐沒有要放生菜。」放番茄行吧。

「公文……室長、加班……」

「這是要室長加班的意思嗎……公文我幫你搬去給道明寺和日高好了。」反正他們倆都因為上次的任務要到了假,成天在宿舍裡搞得大家精神耗弱,正好找點工作來讓他們消停點。

「美咲童貞……」

「……你有資格說這句話也才在幾個月前吧,八咫鳥被白叫了幾年童貞啊。」

含含糊糊聽見幾句笨蛋秋山,他暗自決定等伏見醒來一定要問清楚他做了什麼夢。輕巧的將布料自少年逐漸放鬆的指尖抽出,秋山悄悄掀開被角滑下床,順手掩緊被緣。

「早安,伏見先生。」

在逐漸渲染天際的金黃色彩中,穩定攀升的微塵躍然其上。立於那伸手能及的光華滿溢間,他俯身悄聲道。

*

因為是首次嘗試的雙結局,印象很深刻。


19.喜歡自己現在的文風嗎?希望自己的風格有什麼樣的改變?

喜歡喔,雖然我自己沒什麼感覺,但我很喜歡大家所描述的「令人安心」的特質。
能讓同好覺得享受閱讀的過程是最開心的事了。

我也不知道以後風格會有什麼改變,畢竟我是走一步算一步(#


20.最後,請你點五位有在寫作的朋友填寫這份問卷。

有興趣寫的就自行取用吧,如果點了人卻造成麻煩就不好了。

评论(4)
热度(2)

© ill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