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u

快二十岁了,我可以理直气壮的开车了。

劇場版後的腦洞,別認真。

如同那於夜色明滅浮動的繁星簇簇無移,無聲瑰麗。


而新興的王必然是北方一盞燦然星輝,肆意喧鬧著窮盡自身焰色,凱旋高歌的於夜幕低降之時行進,依恃猛烈燃動的火光載歌載舞。


如日中天的星子並沒有新星那般的肆意妄為,與白日迭代燎煉便足以令它淡忘初生的狂妄,以一種穩定淡然的姿態睥睨繁星循序困頓長夜,直至朝輝逡巡而現。


遲暮之年的星以一種嶙峋之姿嚴陣以待,歷經無數沈眠的世界默然,而它亦是──僅有衰朽的燐光兀自等候,等候自身淪陷無夢淵藪而支離破碎,在夜幕留下曾經鮮明燦爛的殘光幾許。


王權的新興與殞落大概便是這經年累月更迭的縮影。


他嗤笑了下王權必然面對的終局,卻也對自身深陷其中的態勢不置可否。說到底,這種異能以王之名虛張聲勢追根究底便是種不祥預言,畢竟得以延續永世的王權並不存在,冠上這種浮誇名詞僅是讓終將殞落的星子得以泰然處之,視為宿命般的依循。

「然而那樣的說法有些許偏頗……像是第一王權者,他所擁有的可是永生呢。」


聽聞下屬的臆想,青王輕笑著回應,一如以往的雲淡風輕,像是方才的論調僅是茶餘飯後的趣聞,和自身無關分毫。


他並不認為自己是個文青,可歷經王權更替後便不自覺有了這樣的想法。

「誰也說不準那塊石板能撐多久,王者的力量來源還是它吧,也許石板灰飛煙滅後白銀之王仍是會辭世的。」

「某方面來說是個有點不妙的發言呢。」

「您根本不會在意吧。」
前一日的喧騰皆已畫下句點,此刻的寧靜譏諷般的響徹。


新的赤王誕生,雖不是預料外的發展,看到那孩子沉穩行過青色氏族之間時還是有種不明所以的感慨。


就這樣,因為思緒斷了所以(ry

如果會有後續大概是禮猿。

评论
热度(5)

© ill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