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u

快二十岁了,我可以理直气壮的开车了。

【忠犬三十題/秋伏】1.早早準備好的營養早餐。

指針尚未移至鐘面下緣,仍舊躊躇在拂曉時分欲綻的一襲黎明曙光。距離鬧鈴被設定的時間還有半小時,他卻先一步自夢境深淵間清醒,兀自看著身側捲成球狀、隱約夢囈的少年低笑。明明昨天晚上還背對著自己滑終端的,此刻卻緊靠在自己胸膛,因細微的移動而皺眉,喉間低滾著不安的嗚咽。


秋山差點沒忍住笑。瞥了眼被少年緊攥於掌中的衣料,唇角的弧度止不住的擴大。微弱吐息帶起的氣流滑落耳畔,伏見蹙眉,泛著些許櫻白的唇嗡動絮絮。


似乎是哪個人告訴他的,貓咪要是做了夢,總會尋找最近的熱源並依靠著,而且是死扒住不放的那種。


他隱約聽見了秋山蔬菜。併在一起講的感覺不是很好,頭髮墨綠色錯了嗎伏見先生。


「……好啦早餐沒有要放生菜。」放番茄行吧。

「公文……室長、加班……」

「這是要室長加班的意思嗎……公文我幫你搬去給道明寺和日高好了。」反正他們倆都因為上次的任務要到了假,成天在宿舍裡搞得大家精神耗弱,正好找點工作來讓他們消停點。

「美咲童貞……」

「……你有資格說這句話也才在幾個月前吧,八咫鳥被白叫了幾年童貞啊。」

含含糊糊聽見幾句笨蛋秋山,他暗自決定等伏見醒來一定要問清楚他做了什麼夢。輕巧的將布料自少年逐漸放鬆的指尖抽出,秋山悄悄掀開被角滑下床,順手掩緊被緣。


「早安,伏見先生。」


在逐漸渲染天際的金黃色彩中,穩定攀升的微塵躍然其上。立於那伸手能及的光華滿溢間,他俯身悄聲道。



從冰箱上層取出昨晚備好的食材,秋山猶豫了下,終是把生菜放回冰箱,改拿番茄。

吐司平整的塗抹上薄薄一層奶油,在表面均勻灑上乳酪後放入烤箱中,他看著莫名方正完美的乳酪塊,每塊都是一絲不苟的一立方公分。


嘛、理工組男性的小毛病?


他憶起當時少年懶懶散散,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沒想到切出來的成果卻工整嚴謹到簡直像是用機械切割的一般──要不是盯著少年完成工作,他甚至懷疑伏見其實拿了把尺來畫線。

或許那也就像是伏見本身的性格,嚴守自限簡直到了狷介的地步。什麼是可以游走邊緣不致反噬的,什麼是即使僅連輕觸也會將自身燃燒殆盡的,他自有一把尺去揣測其中的限界。


秋山每次望向少年時都有種詭譎的錯置感──立於身前的少年也許是由星子微塵凝聚,精巧而瑰麗的。那樣易於消散的恐慌。


隨手抽了顆番茄置於砧板上,手起刀落,切成漂亮的等間隔番茄片。

……結果還不是和他一樣,有著執拗的堅持啊,彷彿沾染上他的色彩一般。

將油倒入預熱好的鍋裡,秋山還記得年輕上司第一次吃到自己做的炒蛋時眼裡燦出的喜悅,本籠在半夢半醒迷霧間尚未清醒的墨色藍眼和要到糖吃的孩子一般,毫無雜質的歡快單純,和五島養的貓看到小魚干的雀躍不已。


單手持蛋輕敲鍋沿,讓蛋液滑入鍋內,清脆的沙沙聲霎時響起。


少年首次看見自己穿上圍裙手執鍋鏟時第一個反應竟是毫不猶豫的叫了聲「秋山媽媽」,或許是該生氣的,但伏見懶懶的倚在流理臺邊由下往上看著自己,總是滿溢陰鬱孤寂的墨藍琉璃首次有了點符合年齡的稚氣,精緻容顏綻著他從未見過的純粹笑意。

秋山不認為自己能將那片將萬丈璀璨阻隔於後的厚實雲層僅以一己之力蒸騰殆盡,至少能牧守他一方金影遍灑的晴空。

如果是那位能夠燃盡所有的赤王,大概也不需要這樣迂迴難懂的小心翼翼。抑或是永遠將世界盤之掌上的上司,即使和暴躁洶湧的赤色截然不同,必定也能輕易的拈去覆蓋於少年心裡的那瓣沉沉陰影。

於此之前,他意欲佔有一席之地的想妄更顯渺小。


「⋯⋯不要生菜⋯⋯」無聲無息伏於身後,伏見半瞇著眼,對他些許的緊繃偏首。
 「嚇到了?」真難得,秋山竟然會嚇到。像是心情很好似地笑瞇了眼,少年放鬆的將身體的重量全數放在對方攬著自己的手臂上。
 「⋯⋯」總不能說自己一大清早就在思考些自貶的問題吧,要是說出來你肯定會鬧彆扭的,他暗忖。


被少年倚靠的手臂感受到的重量微乎其微。


「本來打算早餐做好再叫你的呢。」

「因為夢到秋⋯⋯蔬菜就不想繼續睡了。」

「⋯⋯總覺得是有點針對性的夢啊,是我的錯覺嗎?」

「錯覺啦。」


烤箱輕柔的叮響,在取出烤盤時他任由孩子似的年輕上司仿效樹袋熊一般的掛在他身上,僅是回首輕聲提醒他別燙到了。


「秋──山──媽──媽──」

「是是。」


潤上一層顯眼金黃的吐司邊緣泛著淡褐,奶油已浸入麵皮中,香氣隱隱逸散。

將和蛋隔開的培根鏟起,交錯擺放在吐司上,炒蛋則沿著鍋邊滑至盤緣,落成一彎弦月。

身後孩子眼明手快的先將所有番茄片扔到他的那份三明治上。


「那不是生菜⋯⋯」

「不要。」

聳聳肩,秋山放棄自己單方面的勸說。

「好啦不會放番茄的,先去擺餐具吧。」


確認伏見喃喃抱怨著離開視線後,他想了想,而後取出番茄醬在吐司上畫格子。



伏見不得不承認秋山在某些方面真的很了不起,許是由於同僚之中有位是前任廚師的原因,秋山總能在他對早餐菜色感到厭倦前便擺出新的料理。不算精緻,但他很喜歡。


嘛,簡直就像是對誰的隱喻。


「久等了。」

隨意應聲,他蹙眉望向對方盤內刺眼的綠意。

「至少沒加在你的盤子裡吧,啊、要先吃完三明治才能吃炒蛋喔。」

「囉嗦⋯⋯」


些許酸甜味似乎不會像番茄一樣讓他有太大的排斥感,一如青年所料,將炒蛋送入口中時孩子露出了小小滿足的笑意。


《Fin?》

其實有BE版本,晚上再一起丟上來。

先來個小劇場當緩衝,感謝古利德太太提供梗(欸

「你這個騙子竟然騙我沒有蔬菜!我要跟你分手!」

「不是的伏見先生你聽我說⋯⋯」

「我不要聽我不要聽你閉嘴秋山蔬菜走開!」


OOC了⋯⋯




「我出門了。」確認身上的佩刀穩妥的繫於腰間,秋山半掩於額髮下的眼一如以往的映著少年仍是惺忪的睡眼。


「待會還要再去睡一下嗎?」

「不然要幹嘛,難得的休假日不想出去啦。」

「如果排休能排在同天就好了,有空向人事部提一下⋯⋯」

「有緊急任務還不是要出勤。」

「嘛,不然乾脆年底把假請光出去玩一陣子好了。」


伏見懶懶的倚在玄關一側,勾起淺淺的笑看著蹭著門檻不想出門的青年。


「⋯⋯好啊,我要去苗場山滑雪,順便拜見你父母如何?」

「我父母不住新瀉⋯⋯啊。」

「搞不好可以看到你妹。」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秋山澪是吧,不,我父親不叫秋山準⋯⋯」

「冰的秋山⋯⋯原來如此,所以才叫秋山氷杜啊。」

「不是啊怎麼可能!」

「去群馬縣泡溫泉、或去看看富士山如何?」

「你翻我歷程記錄做什麼呢⋯⋯」

「哼。」


無奈苦笑著搖搖頭,青年撫上年輕上司有些冰涼的側臉。


「好吧,約好了,年假的時候一起去,到時候別說些冠冕堂皇的理由賴掉啊。」

「你想在半個月內跑完所有地方?」

「當然不是。」

柔軟的溫熱輕輕的蔓延至胸口,帶著一種令人想永遠抱著他的衝動。

「今年、明年、後年⋯⋯還有好多好多的年可以去呢。」


老爺爺似的。少年吐槽。

他笑著擁緊懷中較同齡人都來的纖細的身軀,說著那你豈不也是老爺爺了嗎。



門鎖沉沉的擊響,少年難得被堵的說不出話的臉讓他暗自好笑。


「約好了呢。」


光影輕巧碎落的起居室,偌大雙人床上僅有一人的枕有淺淺皺摺。


和淡綠毛絨拖鞋並排的淺藍拖鞋滿覆塵埃。


屋內家具悄然,切割光華輝映原木地板溫潤的色彩,沉默迴旋的微塵垂直落下,無聲無息。


而餐桌一側,分毫未動的一份三明治早已失去應有的溫度,徒留曾有過的香氣黯淡。



《Fin.》

※註
1.苗場山‧秋山鄉 。

2.秋山澪,K-ON!女主角之一。

3.秋山準,本名秋山潤,日本職業摔角手,以毫不留情地朝對手受傷的地方進攻的格鬥風格而被稱呼為「冰的秋山」。



评论(2)
热度(34)
  1. 為了字母而存在illu 转载了此文字
    嘛,這是對誰的隱喻阿(笑~ 幹嘛BE啦QAQQQQQ

© ill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