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u

快二十岁了,我可以理直气壮的开车了。

《禮猿》Then how can it be said I am alone?-2

※某種程度上來說會是BE。

http://allsaruhiko.lofter.com/post/2d2bc1_d308bc (上篇連結)


布廉翻飛,幾許刺骨涼意滲進室內。

地面投射與窗外低溫相悖的碎金,於林葉間隙鏤刻斑紋。他試著伸手觸碰似是實體的精巧葉片,便在手中撈滿了整掬的燦金流光。

少年望著在此刻顯得格外霧樣朦朧的鬱鬱陰陰,嘴角彎起微小的幅度。

看吧,我說過我總會找到你的。



秋山拂開少年額上散落的髮絲,指尖帶起的力道輕柔和緩。
確認伏見沒有醒來的跡象後微吁了口氣,視線瞥向床頭置放的花瓶。
不合時宜綻放的粉嫩色彩錯落在流轉光華的玻璃瓶中,彷彿對青年探詢的視線報以回應,緋紅頹然委地,芳菲盡散。

他突然想起某次一如往常令人疲憊感不減反增的員工旅遊,那時地點便是在一座總是氤氳青嵐的深山,而於水氣浸染衣袂、山澗薄霧蒙蔽視線之刻,越過點點細密水珠望去,便是整片落英繽紛,隙間便是那人仰望的青影。
那時伏見僅著單薄的浴衣,柔細髮絲滑落頸側,纖瘦身軀彷彿感於圍繞身側的點滴寒氣,雙臂微微環抱住自己。
伸出的手足以將少年據為己有。他看著似是已將孩子握於掌中的右手,嗤笑著鬆手後的空虛寂寥。

樹下仰望落櫻的青影讓另一重靛藍所圍繞。
而自己的掌中,終究是空無一物。


「……還是沒有醒嗎。」

秋山回首便對上青年隱在淡紫鏡片後方,顯得有些抑鬱的金眸,他想自己方才的表情一定和草薙一般,是被什麼無法挽回的事物所熨燙而感到的痛楚。

「您今天來的有些早呢。」
「嘛、把事情提早處理完了,而且我也想早點來看看小猴子啊。」
青年刻意使用了那總是被伏見唾棄的稱呼,像是懷念過往孩子會露出的煩躁表情般的勾起淺淺的笑。

「伏見先生聽到您這樣稱呼他不會有什麼意見嗎?」
「意見還挺大的,啊、不過喝醉時就沒什麼反抗,乖乖的回答是了呢。」秋山從青年的答覆中聽見幾許炫耀,他跟著扯開淺淺的笑。
「喝醉時的伏見先生啊……嗯,記得會變得非常黏人,動不動就想要往人家懷裡蹭,還非常喜歡被觸碰呢,照五島的話來說就像是嗅到木天蓼的貓吧?」
「……呼嗯,中學時的小伏見倒是乖乖靜靜的,不過說什麼都會乖乖照做,眼眶泛紅卻硬撐著的樣子也相當可愛呢,說起來就像是兔子軟綿綿好欺負的樣子,嘛,雖然現在也是啦。」

秋山突然覺得什麼青族赤族的分際異常薄弱,或許伏見先生說的是對的,兩者一樣幼稚。

「……小伏見說的還真有幾分道理,我們其實也半斤八兩呢。」

……也許除了能力,其餘幾乎毫無差別。

《TBC》


段考考完了(乾




评论(6)
热度(12)

© ill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