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u

快二十岁了,我可以理直气壮的开车了。

【底特律同人/馬康(隱喬康)沙雕小段子】RA9讓所有人自由,唯獨一種人無法被拯救


就是被喝醉的仿生人警探缠上的人。(乔许:⭕️

期末论文极限赶稿,崩溃随笔,世界再见。
全員存活、仿生人自由背景。

「因为他的几句恳求,你就这样轻淡的应允了?天哪马库斯,你还有没有点原则?」
乔许不敢置信,他们令人敬重的首领,耶利哥的领导者,方才在耶利哥群众面前满脸深情的对他醉醺醺的仿生人警探咏唱关于爱的诗歌,长达十五分钟。

马库斯沈痛地掩住脸,一手摁住试图轻戳塞门发际线的醉鬼,「你不理解,乔许,你看到他的眼神就不会这么谴责我了。」

别跟醉鬼讲道理,这是条千古名言,你得顺着他们来。乔许清楚这点,他的朋友或学生(无论仿生人与否)喝醉时也只能哄,这不能硬刚,但他很难抑制想直接揍翻对方的念头。
冷静,这不和平,而且...

【底特律同人/無cp】Who’s the heretic?

被集中营剧情刺激情绪震荡下的产物,不知道有没有展现出这种深刻绝望。

复健练笔,不喜勿喷,人名随口取的,别较真。

异常仿生人在哭喊。我不明白他们脸上流淌的算不算泪,毕竟运行这些身体的是化学物质,既危险又安全的过渡元素——可这天杀的真实,我看着大卫又一次举枪瞄准逃窜的仿生人,星火过后又是几具报废的机体。

说不出基于何种心态,我翻过那具了无生气的机械,透过面罩俯视异常仿生人的脸——那上面凝结了恐惧悲哀和一切不甘的负面情感,几许我希望仅是臆想的期盼。

这型号应该是家政型,被用来照顾人类打理日常起居,做一切人类懒得做的狗屎烂事。方才他求饶时喊了什么?喔,他...

【刀劍亂舞印象髮飾/通販預定】[emo118]
第二批試做完成,本批售價偏高,因為太貪心想要組合所有素材無視時間成本(#

預定表單:
https://goo.gl/forms/poEJaSC361VAxn1p1

其實每個設計都有各自的設計想法,之後來補。

不能填表單的歡迎私訊訂購(#

【刀劍亂舞印象髮飾】

製作調查表單歡迎填寫(´▽`)
https://goo.gl/forms/gj1cN0vtPCnPjniN2
沒辦法填的話歡迎在私訊或留言處告訴我想看到哪把刀的印象髮飾(´▽`)

如果順利的話應該會在CWT台北地下街場首販(?

表單中沒有選項的刀是已試做的。



詐屍這麼久突然才浮上來真是對不起,前段時間三次元事情頗多和個人境遇轉折頗大,導致了一段時間無法對二次元產生和以往相同的感動。
事過境遷,前半年又重燃熱情,現在主要在刀劍亂舞沼內,之後可能會有刀劍亂舞同人的產出。
鶴沼有這麼深(比劃)

以上,請多指教。
我會嘗試著繼續說故事的,若還有人願意聽的話。

【Ballade】內容釋出《青組猿》Fragment.

感謝赤兆桑整理,辛苦了w現在看到一年多前寫的東西還真有點感慨,大家新年快樂(・ω・)ノ

赤兆:

文/ @illu 


整理/赤兆



Fragment


『那傢伙......並不是什麼英雄。』


『用那種粉飾的字眼將那傢伙死了的這件事一筆帶過、才有問題。』


他其實是有些不解的。對於日高和其他幾人袒護楠原剛的那種憤慨。



要說日高曉的話,大概就是隻開朗的大型犬吧,拉布拉多1或黃金獵犬之類的。



過去他到八田家為友人的文科術科做徒勞無功的努力時,總看到附...

近況、本子二刷或再錄需求調查。

最近有點小感慨,就在近況裡說說,另外做個說明,新關注的朋友可以直接拉到後面看,避免讓不喜歡接觸非相關作品的朋友困擾。


前幾日在私信收到了同好詢問本子的問題,想要完整版的稿子,我不打算收錢,畢竟沒有實體本實在沒有立場收。但對方很讓我感動的表示就算只是電子檔也堅持付錢,尊重我努力兩個月的成果(雖然只是兩萬幾千字),我真的非常感動。

更久之前有件事我一直記著。大約一年或半年?有位親私信我,說是想問本子還有沒有,當時正刊已經完售,只剩少量特典。我表示可以贈送特典,但運費得麻煩對方負擔。
說真的那不是很大筆的錢,國內寄送甚至比寄送到海外還要便宜,頂多台幣三、四十元,同樣地區甚至更少。我不負擔的原因並非吝嗇那...

【Ballade】內容釋出《禮猿》Fineable.下

* 同樣求感想(
* 我還是覺得這算HE⋯⋯情感上。

當宗像禮司已不符合他一貫的將言詞包裹冗長理性詞彙的習慣的簡潔下令時,伏見便足以從稀少的言語裡拼湊自己將要面對的景況。

跟隨著對方堅定沉穩的步伐登上白雪皚皚的山道,已經積到腳踝的雪留下等間距的腳印,很快又讓飛散的白絮所覆。
就連在這世上留下的最後一點痕跡也無從留存嗎。伏見不帶情感的低語,蘊含些嗤笑的意味。

黑暗中仍能見到遠處殘餘的青綠光影頑固的閃動,突然旺盛的赤火硬是把那奄奄一息、像是令他作嘔的碗裡蔬菜般的綠色燃燒殆盡。兩手插在口袋裡抵禦寒意,他毫不避諱的哼笑了聲。

「看來年幼的赤王已經掌握到力量控制的要領了,比前任赤王快多了。」負著手悠悠哉哉的走...

【Ballade】內容釋出《禮猿》Fineable.上

* 學校放了三節自習課在上午真是瘋了,怎麼不把剩下的考科塞一塞下午放學呢(做夢

* 太長分開發,應該不會屏蔽吧這個,沒什麼敏感詞。


扶在瓷器一側的指沿著不甚明顯的螺紋虛點,為藏青制服袖口所挾,指節間隔的弧度守禮的維持在完美的零點五公分。
一絲不苟到他幾乎難以將那雙略顯低溫的手沿著脖頸移動滑至頰側的鮮明冷冽觸感和此刻的青年相互連結。 


對方骨節分明的指總是擺弄著零散木片紙片,試圖將之歸納彙整成一幅山水畫或哪裡的風景名勝,伏見也見過一副宗像格外專注端詳的拼圖,那是自己熟睡時的樣貌。

雖然看過青王無聊到拿手下部屬的證件照隨意剪裁後再費心拼湊的舉動,但當視線掃過他凝神注視的圖...

【Ballade】內容釋出《出猿/父猿》Memories carol.

* 感謝@plutinos太太的不老歌邀請,手機好像沒辦法標記?

* 算算也過了一年了,應該是解禁了⋯⋯看看那個插花的Sinaka,多早就放出來了(`_´)ゞ

* 父猿部分些微肉,慎。(就是因為這個才被屏蔽的,善哉理想國。

* 青組猿部分不會釋出,檔案好像被我弄丟了(so sad

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debauchedilluminator&tid=3116457#Content

【雙葉/年下】There was a crooked man. ─02

※ 葉秋X葉修。


※ 監禁梗,不喜勿入。


※ 時間點在國際聯賽之後。


※ 凌晨五點了,嗚嗚待會還要刷圖書館副本。


※ 歡迎感想指正,說說您怎麼看HE的可能性(不


※ 新增後記。 






脖頸沉甸甸的,他習慣性放緩仰躺的動作,以免黑鐵項圈突然下墜拉扯咽喉。



洗澡時葉秋會替他卸下囚具,取而代之的是鎖在頸上的項圈,外型還挺精緻,像是條盤桓黑蛇嘶嘶吐著蛇信。他只要睜眼就能看見蛇首兩側鑲嵌著的猩紅寶石,華光熠熠,炫彩蛇眼凝煉著火樣晶瑩。



⋯⋯光會做些無用功。



「今天想用什麼職業?」...

1 / 5

© illu | Powered by LOFTER